穿过小巷,回家。

田家啼鸟至,

旧苑主人归。

落日流年远,

春风近日迟。

寒梅撩乱起,

弱柳等闲飞。

年年枝上月,

脉脉诉相思。


都正街的人和事(二)

都正街的人和事(一)

百年潮宗街

  我喜欢拍老街,老建筑以及在这里生活着的人们。他们代表着一种生活状态甚至生活的观念和方式,也许很落后很陈旧,但相对那些时尚和光鲜而言,却是一种厚重和从容。他们是一个城市的印记,是历史,然而在这片土地上,他们正在被迅速地消灭。我从来不知道有哪个民族会这样义无反顾理所当然地销毁自己的历史和DNA,换取眼前的利益,而把那些砖瓦纸片收进博物馆供后人瞻仰。我们已经见证了梁林当年的预言,然而那又怎样?50年后,谁管对错......

风云际会

  Xpan真是杀卷好手,干脆利落。拍了几卷黑白,感觉尚可,今儿想试试反转。本来就是大光比场景,本不适合反转,再加上中灰镜,比测光结果要小了2EV,冲洗结果自然只能呵呵了......失败的测试,下次再调整,唯余这张勉强可看,算是个安慰吧。

千年学府,岳麓书院

  近代湘人思想的发端兴盛之地。

湘西印象


村里的,镇上的,稚嫩的,沧桑的,他们是他们,他们也是我们的一部分。年老的他们那里有我们的调皮往事,中年的他们那里有我们的青涩当年,孩子们那里有我们的安乐希冀,他们其实也是我们......

家乡的灰度。

  静庵先生论词:“有有我之境,有无我之境。‘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有我之境也。“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寒波淡淡起,白鸟悠悠下’,无我之境也。”

  俗话说有无相生,既说是无人之境,必以有来衬之,诗词如此,摄影亦是。